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长沙同学会——之相聚冰火楼  

2009-11-16 17:45:5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聚餐的地方是烈士公园旁的“冰火楼”。当我轻轻推开门,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大家都高兴起来了。我呢,也高兴地拍着手,走近同学,并一一与他们热情握手。还边说,这么长时间了,来的14位同学,我大都能够一眼认出来,并叫出名来。“赵小平”、“许思维”、“黎丹”……走到一位有些清瘦的女同学面前,“还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迟疑了半天,我最终还是没有叫出来。“我是苏雪莉呀。”“啊,你好你好。你瘦多了。原来是胖胖的脸的。”接下来又是几位同学,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旁边有人给我“介绍”说,这是“何和”,这是“易宇安”。哈哈,我想来了,何和是后来转学来到我们排(班)的。易宇安是个小个子,整个高中都坐在最前面,腼腆的很。可眼前的他,身材并不小啊。接着,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很熟悉的人,陶致。我一边说“我简直就不敢认你了”,一边伸开双臂,和他拥抱在一起。齐肩的长发,下颚留着一小撮胡须,有些疲倦的眼睛和依旧那么有感染力的笑声,这就是他,我最要好的同学,陶致。他的旁边是廖纯华,我的曾经的“领导”。我先发制人地说,“不久前,我们见过面。在电视上,你在讲三线建设修铁路时的事情。”最后剩下一个女同学,微笑着问我,“谭目亚,我是谁?”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她一定是我很熟悉的同学,可我坐在椅子上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想起来。开始吃起来了,这位女同学又一次问我,“你还没想起来吗?”没办法,我只好说,你提示一下吧。“姓刘”。“姓刘?”我急速地想着,还是想不起来。旁边一位同学干脆讲了出来,“她是游绿萍啊。”晕啊,“我把姓游听成了姓刘,这如何想得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大家笑了起来。
   今天到场的同学一共14位,他们是:廖纯华、游绿萍、苏雪莉、唐宇冰、黎丹、何和、易宇安、许思维、肖伟、陶致、赵小平、黄克勤、李宪魁,加上我。
   上红酒了,红色的液体在高脚玻璃杯中轻盈地晃动着。一圈下来,竟让我感到有些“不爽”——都不怎么喝酒,托词是,不能喝,因为要开车。大家说起严查酒后开车,那是如何如何,反正是不喝。当然这是大事,含糊不得。我也就随大家的意,浅尝辄止。不过,我想到自己这么些年没有和大家见面了,所以,还是挨个敬了一圈。同学们说,谭目亚,就你变化不大,身体看上去也最好。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反正我看大家,精神状态不错,虽然大多是半百之人,但依然是那么有兴致。酒席间,大家谈笑风生,说过去,谈现在。我插话不多。今天到场的同学中,只有我和陶致是从外地过来的,廖纯华说,谭目亚真的表现不错。我说,我就一直想和大家见一见面。真的想大家。就这么,大家交谈了很久。从冰火楼出来,已经是10多钟了。大家一一告别,相约下次再见。突然,游绿萍说,哎,刚才喝酒的时候,都说要开车,不喝。现在,看看,就只有一个人带了车。就都这么走了。真不够意思。同学问我,谭目亚,今天晚上你住哪里?我说,随便,到了这里,我还怕大家把我丢在街上不管我吗?陶致说,今天谭目亚住我那里去,宪魁也去。游绿萍问我,谭目亚,你明天不走吧,我说,不走。她和廖纯华商量说,他和陶致难得回来一趟,明天我来请他们,大家再聚一聚。约好后,我和陶致、苏雪莉上了的士,来到了陶致下榻之处。
长沙同学会——之相聚冰火楼 - 情也 - 情也的博客
这就是当年自办刊物“北斗”的“七星社”成员,周彦没有回。当然,鲁迅先生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长沙同学会——之相聚冰火楼 - 情也 - 情也的博客
   “济济一堂”也就这么十几位。大家都很高兴这一次的聚会。也许,我们还会相见,可谁知道岁月

会给我们留下些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