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不是梦中的“梦”(之一)  

2009-08-16 14:40:3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两天写了篇“晨思”,之间写到了“梦”。其实,并非我想到了要去写“梦”,而是一种短暂的思考。没想到,几位朋友的留言,让我好一阵“沉思”。其中一位,干脆让我写一篇“梦”的三部曲,内容都给我规定好了。我想了一下,这“三部曲”好写,又不好写。对于我来说,我比一般职工知道多一些企业的事情,但又很难把握准分寸。好在是要我写“梦”,而“梦”是跳跃的,缺乏严密逻辑性的,所以,就让我在“梦”中去回忆好了。

     所有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四周更是有种黏黏糊糊的东西,让人感到某种害怕。隐隐约约我在一个圆圆的筒子内,勾着腰在做事。突然,一道刺眼的蓝光划破四周,我听见了电弧的“吱吱”声。我这是在哪?
     “小谭,你们几个去预脱硫装一个阀门,有起重工配合你们。”从造气炉出来的半水煤气,在送往煤气柜的前端,新增了一台预脱硫罐,需要装一台阀口达1.2米直径的闸阀。刚进厂不到半年的我们,“独立”承担 了这一项目。整个安装过程很顺利,只是我们蜷缩在的“圆圆的筒子”,其实是直径1.2米的煤气总管,那“黏黏糊糊”的东西,其实就是生漆。现在回想起来,劳动保护没有做好。因为车间和师傅都没有交代,也没问过我们对生漆过不过敏,结果,我没出事,另一个却生漆敏感了得,第二天,脸就肿了,肿得十分难看,也很难受。

         一群又一群人在一个模模糊糊的地方来回走动,好像是自己,像个小男孩似的,在不停地玩泥巴它。认得和不认得的一些人,相互打量,脸是花的,全都是单一的黑白色。可又一下子,许多人都跑起来,手里还拿着一根绳子。我的两只手在拼命用劲,可就是动弹不得。醒来后,额头上全都是汗。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大约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生产用的原料煤十分紧张,几乎到了无米下锅的境地。当时,厂里一声号召,全体白班人员都到造气去用粉煤搓煤球。于是,最壮观的一幕出现了。在造气车间的前后马路上,翻斗车运来了粉煤和黄泥,几百名干部职工24小时轮流和煤搓煤球。稍微晾晒一下,就用箩筐人拉肩扛地送到造气炉旁,用来生产半水煤气。这样的状况虽然只有半个来月时间,但此情此景至今历历在目。当时的资氮人响应国家的号召,“流血流汗,拼命也要拿下三千万”。(“三千万”是当时我国化肥产量所要达到的目标。)没有一分钱的加班费,也没有人去讲任何条件。要知道,每天上百吨的煤球全都是职工用双手搓出来,又用绳子一筐一筐地吊上去的。(至今不明白,当时怎么连电动吊葫芦也没有。)
          感觉很熟悉,来到了一个有很多树的地方。不论我如何走,就是看不到尽头。最要命的是,我的手上竟然拿着一个很大很大的固定扳手,走得我气踹嘘嘘的。突然,一股黑色烟雾从不远处冒出来。接着,许多人影纷纷朝我迎面跑来,又突然消失。突然,我感觉自己正站在一个小屋子的门口,十分恐慌地看着那不断冒着烟雾的地方。
          这个场景我记忆犹新,那段时间,我常常重复这样的“梦”。1977年6月4号,正在1#造气炉检修废热锅炉的我,奉班长之命回车间拿工具,就在我准备返回现场时,合成车间循环机突然发生爆炸,半个厂房都被掀掉。而最要命的是,也许是紧急停车出现了问题,我们旁边的2#造气炉的烟囱发生爆炸,砖砌的烟囱断为三截,砸在煤气总管上,将煤气总管砸瘪。我们整个班的人被吓得四散逃跑。我没有在现场,但我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况。随即,全厂紧急停车。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危险,提着灭火器就往现场跑。刚跑到现在2#合成塔的位置,我的同事拦住了我,说我不懂,不要进去。他却接过我的灭火器冲了进去。此时,天下起雨来,在火被扑灭后,有人拿过来几块硕大的油布,去遮盖已经露天的高压机。我没有闲着,也爬上了1#高压机,去盖油布。随后,我又作为基干民兵参加了现场执勤封锁。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我和许多职工日夜坚守在现场,抢修设备。那时,最感动人的,是那些家属,他们熬好绿豆汤,晚上自发地送到抢修现场,一碗一碗地端给我们喝。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早日恢复正常生产。
 
          上面三个“梦”,既是真正的“梦”,也是现实。资氮人给全国中氮行业做出了榜样。许多规章制度,许多技改技措,许多管理经验,资氮厂一直在中氮行业处于排头兵的位置。企业1975年建成投产,1977年9月尿素装置建成。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企业一直在改革自身,什么厂长承包经营责任制、厂长负责制、利改税等等,以图适应新的形势。而作为我来讲,三年学徒期满后,虽然面对不公平的环境,(什么劳资科长的儿子之类提前晋升二级。什么表现显著的人读所谓的“7.21”工人大学等等。)但我踏踏实实地干,认认真真地干,最后,我熬过十年后,终于抓住机会,读了三年全脱产的“电大”,而后,开始了一种全新的工作。1990年,我被调入党委宣传部,开始了报纸编辑、新闻宣传的的生涯。期间,企业先后两次扩建,“018”扩建工程,尿素翻番扩建工程,资氮终于达到了自己发展的最高峰。想当年,干部职工梦寐以求的“1830工程”,从上到下都憋着一股劲。可最后,不了了之。问题到底出在哪,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交代。由此,企业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停滞和衰退,直到2007年6月21日,在职工群众的抗议声中,在无休无止的争吵声中,一家有着37年历史的企业,在上万名职工家属的眼泪中轰然倒下。宜化的安全文化中有这样的观点,“两改一归”。说是出了安全事故,“老婆改嫁,儿子改姓,财产归别人”。那么昔日的资氮呢?是不是“厂子改名,职工改行,企业归别人”?
            当真是做了一个大梦,一梦醒来,我和许多职工一样,什么也不是了。现在,我手里留下来昔日资氮的印记,只有那1988年7月1日创刊,至2007年6月15日止的《资氮报》了。这个“梦”还如何做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