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贵州醇风景区——“外派”中的另一种感觉(二)  

2010-03-28 14:18:0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个双休日,因为工作已经安排好,相对来说,似乎有点空闲时间。吃过早饭,我一边寻思周六如何打发,一边往办公楼走去。刚刚打开电脑,就接到兴化文化推进处小杜的短信,说是综合办组织女职工搞活动,问我参不参加。我想,这也是接触这边干部员工的好机会,再说,来到这里20天了,也没好好轻松一下,所以,我欣然地接受了邀请。
    在车上,我问小杜,去哪里玩。她告诉我,去酒厂。当时我就觉得有点诧异,酒厂?酒厂有什么玩的。小杜也没详细告诉我,只是说,那边很好玩。这次组织女职工活动,主要是去烧烤。车子很快就到了兴义市,一路上还接了好几位女职工。车子在老城区里转着。我想,既然是酒厂,那应该不会有好远了。果然,大客车在老城的边上拐进了贵州醇酒厂。大门就很有特色,像个城门,朱红色的。坐在一边的小梁告诉我,挨着大门两边的宿舍,就是酒厂的家属宿舍,旁边还有兴义市第八中学。我还在纳闷,跑进人家厂里去玩,能同意吗?大客车可没容我想明白,径直往里开。慢慢地我看出来了。贵州醇酒厂确实是建在这里,可他周围的山林面积很宽,事后得知是占地7000余亩。近几年,将这里进行了开发建设,逐步将这里建成了一个风景区。
    大客车在一处“门卫”停了下来,买了一张“门票”,其实就是停车费,5块钱。小梁告诉我,游人不需要钱,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大客车继续往里开,经过了酒厂的几处车间,大门外立有“非酒厂人员、车辆不得入内”的牌子。最后,大客车在“松林茶社”门口停了下来。一车人从车上拿下来大包小包许多用来烧烤的东西。我环顾四周,感觉就是在一个什么公园里。我随着一行人,沿着一条上坡路,走进了“松林茶社”。原来,这里就是一大片松林,地势比较平坦,被酒厂改建成了一处游乐休闲的场所。游乐设施有两处,一处儿童乐园,一处旱冰场。松林里,散落着五间小木屋和几处秋千。在靠近酒厂酒糟车间和冲压车间的围墙边,一溜排开11间砖瓦结构的小房子,房子之间是石桌石凳。每间小房子都有名称,什么“橘子园”、“樱桃园”、“葡萄园”、“樱花园”等,大多是酒厂用已有的原料基地来命名的。里面配备了吃饭的桌子和一台麻将机。刚刚走进这里,我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糟香,给人感觉这里确实是酒厂不假。
    我们租了一处小木屋,把带来的东西全都放在了搬出来的小桌子上。工作人员去联系烧烤的事情,其他人就在一起做游戏。来的这部分女职工,大多是劳务工,有些人还是布依族的。在来的路上,组织者调动大家的情绪,表演唱歌,还就有一位劳务工唱了布依族的山歌,很有味道。游戏结束后,大家围坐在三个烧烤炉旁,一边聊天,一边烧烤牛肉片、香肠、土豆片、豆腐干、包菜叶,还有用糯米加粘米做的糍粑。最有地方特色的是剪粉。其实就是米粉皮,不过很薄,四四方方的,一张足有一条四方凳那么大。吃的时候,将粉皮随意一卷,然后用剪刀剪成半寸长一块。然后放在一次性碗里,加上作料,什么香醋、蒜汁、榨菜丁,还有辣椒油、炒黄豆之类,拌匀后就可以吃了。和湖南这边的凉粉有点类似,味道也不错。
    我是第一个参加他们活动的外派人员,他们对我很热情,纷纷前来给我敬酒。本来天气有点凉,加上肠胃一直不适,所以,并不想和酒,特别是啤酒。可是,盛情难却,我不得不一次次地喝完一杯啤酒,向他们表示感谢。他们问我这里好不好,我说很好,很喜欢这里。期间,那名在车上唱布依族山歌的“女歌手”也来敬酒,我就说,我听见你在车上唱山歌了,你现在能不能再唱一遍。没想到,她很大方,和我一碰酒杯,喝完酒,就唱起来了。布依歌我是一句也听不懂,但山歌的曲调很好听。有人在一边解释说,歌词内容大概是一些起兴的比喻之类。后来还有一名女职工也唱了山歌,什么“山歌好唱口难开,桃子好吃树难载,白米饭好吃田难做……”她的贵州黔西南口音的汉语,我基本听懂了。如此,一两轮下来,三瓶啤酒就到了肚子里。悄悄地说,肚子真的不好受。不过,我很高兴。吃烧烤是最容易饱肚子的,何况一下子喝了这么些啤酒。所以,我并没有吃多少烧烤的东西。反倒是剪粉好吃,多吃了一点。
    临近中午了,感觉没有那么凉了。原来是有了点点太阳。我拿上相机,在小敖的陪同下,到周围转了转。这个小伙子是综合办负责绿化的,姓敖,好像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姓。我说老龙王也姓敖,他可是龙子龙孙啊。我们沿着一个名存实亡的水渠,向金州十八景之一奇香园的通灵阁走去。在横跨这段水渠的一座桥的旁边,立着一个亭子,其名为“盼水亭”,很是眼下贵州干旱灾区人们普遍的心态。这条渠的底部,已经长满了青草,可知干旱已经有很长时间了。沿着渠道边的小路往前走,路旁的桃花已经全部凋谢了。小敖说,太干了,桃花都很小一朵。当然,也有意外,临近通灵阁,竟然看见了“水”,虽然不深,可也清澈得很。原来是两端给拦住了,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库”状。岸边垂柳依依,小小蝌蚪在水边歇息。水中的倒影,随着小孩在水边嬉戏,不断变化着。抬起头,便能看到颇有气势通灵阁。可别误会了,如此大的通灵阁,可不是什么兴义市修建的,而是贵州醇自己修建的。最下面一层是个餐厅兼产品陈列和销售的地方,二三层是休闲娱乐之处。通灵阁前面那汪难得的水面上,是一座石拱桥,两边凿有“畏因桥”三个字。我觉得奇怪。因为通灵阁并非佛事之地,怎么有如此的命名呢。最后在桥的另一头的树底下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佛说,菩萨畏因,凡人畏果。建阁之人,为何要将此处命名为“通灵阁”和“畏因桥”呢?我并没有找到答案。倒是去年底被解除职务的曾经四十载为厂长原贵州醇厂长鄢文松所写的《通灵阁记》中的一段话,也许可以作为注脚。文中说:余素钝愚,崇尚大同,误长国企,呕心沥血驰骋商海,赖清廉节俭积千累亿,以有今日之盛。虽斥巨资兴学创医,率三千子弟之力泽被桑里,然恐天道幽微,共富之梦难以预期,惟人文自然环境之利可垂后世,故整河道,堤蓄水,造奇香楼于前载,再造通灵阁于今春。
    好一个“难以预期”,又好一个“可垂后世”,鄢文松被解除职务了,一个老人终于下来了,可这里却被称作了兴义市的“后花园”。是“因”是“果”?大家去评说吧。我只知道,这里是酒厂,更是花园。今天整整一天都在这里,并不虚此行。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