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外派——第一次看到了外派干部的死亡  

2010-07-27 07:31:4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题目,是在心情很不好的状态下。总觉得心里憋得慌。可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去化解。
    我想,大多数人都已知道,7月22日上午8点多钟,贵州宜化发生了一起事故,当场就有5人死亡。据事后统计,应该是5死6伤。当时我正在组织本部门人员开会,以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会议刚刚开到一半,就接到信息,贵州宜化发生事故了。按照我一贯的做法,我马上停止了会议,安排人员赶往事故现场。可调车的时候,竟然一台车也没有。毕竟兴化离宜化有两三公里,走路去是不现实的。于是,我们协商后,让两位同志先行打摩的过去,我随后赶来。当然,我也没有傻等,而是通过手机与在宜化的罗军联系上了,让他告诉了我现场的情况。参与现场抢救伤员的他第一次告诉我,只有四个人受伤,没有死亡的。事故现场在变换片区的中变炉附近。我说,还算好,没有死人。我想,既然伤人不多,去的同志足够应对了,所以,我就把目光转到了网上。每隔十几二十分钟,就把网页刷新一遍。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那么奇怪了。不到一个小时,赶到贵州宜化的人竟然回来了,告诉我说,领导不让拍,也进不去。我很诧异——在我们公司,我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几乎每次事故和异情发生时,我都在最短的时间里赶到了现场,拍下了第一手资料,并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怎么这边会是这样呢?怎么提防起自己人啦?没办法,我知道,这不是在湖南宜化。我能做的,就告诉本部门的人,守在电脑前,等待网上新闻的出现。这是唯一能做的。果不其然,9点38分,兴义在线第一个报道了现场情况。随后,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里,人民网、凤凰网等各大新闻机构开始了接二连三地报道,并配有了图片。可以禁止自己人,却没能阻止新闻媒体的介入,一厢情愿终归是落空了。集团启动了应急机制,几位重要的集团老总都在当天下午辗转乘飞机赶到了这里。
    随着新闻的滚动播出,事故越来越清晰,特别是当我听到大火熄灭后,人们在现场发现了五具烧焦的尸体时,这就真真切切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五个遇难者当中,竟然还有一名外派干部,这让我震惊不小。大家都说,一次外派,终身外派,他算是真正的“终身外派”了。他就是合成事业部变换片区的设备副部长余继平,从股份公司来到这里,已经有五年了。如今,他把“所有”都留在了这块土地上。我真不晓得该如何看待这件事。
    这几天,我和许多人一样,心情是沉重的,可心里有话却无法表达,也无处表达。特别是连续几天待在殡仪馆,和其他同事一起准备灵堂、准备追悼会、写悼词、安排亲属与遇难者见面,真正是一次心灵上的煎熬。五名遇难者,在大火中已经变成了“焦炭”,经过两天DNA的鉴定,这才分辨出来谁是谁。那么,亲属来见面,如此残酷的现实,再有承受能力的人,也是无法接受的。在一阵阵哀声恸哭面前,我的眼睛里也滚动着泪水,甚至流了出来。我奇怪自己怎么变成了一个脆弱的人。
    7月27号,我们按照整体的安排,布置好了追悼会的会场,第一个召开追悼会的就是外派干部余继平。在哀乐声中,悼词显得那样沉重。向遗体告别的队伍,缓慢走着,三鞠躬也表达不尽对同事的深切悼念。亲属的痛哭声,深深刺痛了在场人的心。远远坐在后面的余继平的女儿,悲伤过度,失声地大喊着“妈妈,你不要哭,爸爸在睡觉。你们会吵醒他的。”……
    我突然想到了这样一句话,不,是我看到的这样一句话此刻涌现在我的眼前:人活着的时候总该好好地活着,不为自己,而为那些爱你的人。因为,死亡留下来的悲哀不属于自己,而属于那些活着还深爱你的人。这是莎翁的话,我想,也是所有人应该记住的话。
    丧事还没有结束,今天还要继续去殡仪馆。我把这些话说出来,总该是心里的郁结得到了一定松动。
    清风,细雨,明月;小草,野花,流水……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