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回家的日子(一)  

2011-02-01 15:54:3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贵州回到了湖南,回到了家里,心里自然高兴得很。崔文的一首《今年春节一定回家》,每次听,都有新的感受,常常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人上了年纪,是不是就变得多愁善感了?还有就是我在网易写的博客,我都被自己给感动了,甚至是“热泪盈眶”。我想,我是被歌曲那朴实的语言给感动了,还是因为回家触动了感情深处那根弦。如果说,崔文的《今年春节一定回家》成了我“春节一定回家”心愿的“催化剂”,那么,感情深处那根弦,就是我对“家”的一种思念和责任。

 

路上
       1月22日晚上11点10分,列车在夜色中驶出了贵阳站。窗外,除了偶尔的灯光外,什么也看不见。躺在卧铺上的我,思绪万千。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很快又从列车那有节奏的钢铁撞击声中惊醒。一般来讲,在火车上,我根本就睡不好的,即便是有卧铺。在现有条件下,卧铺对我来说,算是很“奢侈”了。上中下铺我都睡过。下铺好,可是,白天的时候,基本上是上中铺共同休息的地方。出门在外,过于“吝啬”是不行的。中铺最好睡,眼界最宽。上铺最压抑,直不起身,又容易和车顶“打架”。说“奢侈”,是因为还不如我坐在座位上睡得那么好。真的。每次回家,谁见了我,都说,你的眼睛有点红。我就这命。我感到奇怪的是,春运刚刚开始,车票就很难买到了。在兴义市各个售票点,长途根本就不出票,就不用说卧铺票了。因为是突然决定我提前返回的,所以,买票成了一件难事。好在通过西南区域办的关系,给我买到了卧铺票。可等我上车后发现,卧铺车厢其实还留有至少四分之一的卧铺没有售出去。喇叭不停地“叫唤”,“旅客同志们,列车还有少量卧铺空位。有需要卧铺的旅客,请到14号车厢办理卧铺手续”。这“空位”留给谁创收啊?一夜过去,天刚放亮,我就起来了。窗外,一闪而过的是山林、农舍、水田,还有覆盖在上面的厚薄不均的积雪。白的雪,深色的山林、农舍、水田,构成了一幅南方特有的冬日景色。多么地熟悉啊。
       2011年的第一场雪,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哦。因为,都晓得还会继续下雪,可没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雪。这是近几年里下得最大的雪了,足足有一尺多厚,且多日不化。老婆在家急切地打电话给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因为,她想照雪景照。我说,不急,快了。雪会等人的。说过这话没几天,这个愿望还就真的实现了。因为湖南的公司要召开年终总结大会,缺人手,领导下令,让我即刻从贵州返回。就这样,我得以提前在节前回到了湖南。虽然,工作还是主要的,但毕竟回到了家里,想想,心里都是高兴的。尽管,因为春运,一票难求,我坐的这趟车并不停新化,或者冷水江东,而是从贵阳到怀化后,中间就不在停任何车站,直到娄底。下车后,我还得做两个多小时的车往回走。但能够顺利返回,我也不在意了,不过就是晚两个小时到家而已。临近冷水江东站时,我给老婆打了电话,这懒虫,还在床上没起来呢。呵呵。
       我一再说,今年春节一定回家。这是我外派贵州后第一次有这么强烈地感受。为此,我码了很多字,也没把自己心里的感受全部说出来。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也许,这就是传统观念在“发酵”吧,也许就像自己说过的,心里那个“大本钟”在不停地敲着,指针在逐渐滑向“过年”。抑或,就是“候鸟”现象,纵然有千难万难,纵然是回家的路跌跌撞撞,此刻的家”,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力。这个时候借用一句网络语,“神马都是浮云”,惟有回家才是最实在的字眼。

 

上班
       我是中午回到家的,下午就去办公室开年终总结大会的筹备会。交给我的任务,依然是不可缺少的幻灯片。我感到有点无所适从的是,董事长和总经理的思路完全不一样。我还在贵州时修改成的第二版,基本上被总经理否定。而现实是,董事长要回湖南参加这个大会。他要回来,那是要调看幻灯片的。我想,我辛辛苦苦做成的片子,基本上是会第二次被否定,这个否定一定让来自董事长。可我现在没办法改变,只能按照总经理的思路去做。总的来讲,这个思路没多少感觉。幸运的是,到了最后,董事长因为要赶回贵阳办事,不参加这个大会了。这要容易多了。
       离开湖南宜化差不多一年了,物是人非。我越来越感觉自己不是这边的人了。在贵州,总想着要回来,可回来了,却又很难“高兴”起来,这真让人“痛苦”不少。我还成了领导口中的“典型”——“老谭不老。还可以继续干下去,直到退休。”这里说到的“退休”,主要还是说的我在“宜化”工作的时间。领导关心我,尊重我,使用我,这让我感动。不过,毕竟年龄大了。能够使用你,发挥你的长处,这已经是很大的“恩宠”了。还能期待什么呢?这次回到家里后,更感觉自己与企业的“血缘”关系,不敢相信,一旦离开,我会怎样?
       这次能够提前回来,得益于工作的需要。一切都很熟悉,但又有些陌生。我原来讲过一句话:我把自己当主人,人家把你当客人。我把自己当客人,人家却把你当外人。大家对我客客气气的,“老师,老师”地喊着,我却高兴不起来。除了自己应该承担的工作任务外,其他事情根本就插不上手,“外人”的感觉这个时候最为强烈。“我回来干什么?”这是我反复问自己的一句话。其实,借着这次大会的机会提前回家,这是我真正的目的。我不隐瞒这点。虽然,我能够发挥应有的独特的作用,不是什么要人照顾的“废物”。但回湖南后上班的感觉,确实与没有外派时不一样了。一周的时间,我就是在完成幻灯片,其他什么都没有做,也没让我做。有同事碰到我就说,“你不是回来休息的嘛,上什么班喽”。是啊,我也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可我,却愿意去办公室。也许就是这种“情结”,让我“心甘情愿”了。
       年终总结大会于1月29号上午顺利召开了,当看到我完成的幻灯片受到大家的欢迎时,心里蛮高兴的。这也意味着这次回来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了。我可以放心地过年了。

 

小小
       “小小”,是我们家的另一特殊的成员,在我们家已经有14年以上的时间了。算起来,已经是“高寿”了。这个小家伙就是我1997年上半年从长沙抱回来的一只小狗。自从女儿出嫁后,我们就面临一个问题。如果逢年过节要离开的话,小小的安顿就成了大问题。以前,我们去女儿家,最多五天。要把干粮和水准备充分,才能出门。而每次回来,首先就是喊“小小”,看着它“平安”的样子,才放下心来。其实,我晓得,它的“平安”是有代价的。五天的时间里,小小一般就是头一两天吃点干粮,接下来就是不吃不喝,睡在自己的窝里,静静地等着我们回来。如今它“上年纪”了,不敢再把它一个人关在家里。从去年起,我们就采取寄养的办法,把它寄养到同事和朋友家里。这样,它好我们也好。今年春节将至,女儿让我们到她这边来。于是,我们又想到了这个办法。临走的前一天下午,我哄着它好好“配合”我,给它修剪脚上长长了的毛和指甲。这个小小,早就熟悉了我的这一套,一旦我将它抱到凳子上,开始动作,它就开始“哼哼”,无奈中带有一种撒娇,撒娇中透漏出威胁。修剪毛发还好,一旦用特殊的剪子剪它脚趾甲,它就十分地生气,甚至下狠劲咬我手中的剪刀。当然,也常常“失误”地咬到了我的手。这要是小小“年轻的”时候,牙齿尖尖,那肯定是要把我的手咬得伤痕累累的,还得赶快去打破伤风针。可现在,它老了,尖尖的牙齿全都磨平了,真要咬到了手上,最多就是疼一下,留下些许痕迹而已。这个过程也就十分钟左右,直到我将它的脚趾甲上的那个“弯弯”全部剪掉。
       接下来,就是给它洗澡。冬天,毛发上的分泌物要少很多,但时间一长,也有股异味。所以,我们一般都是一个月给它洗一个澡。狗并不怕水,但却怕洗澡。我家小小是个狗精,如果你提前对它说,“小小,等下洗澡澡。”它肯定躲起来了。你去叫它,它就是躲着不出来。你用好吃的点心逗它,它就用一副不信任的眼光看着你。所以,我们现在都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准备好一切后,突然将它抓住。给它洗澡,关键是要迅速将它身上打湿,打上清洁剂,等泡沫出来后,它就“老实”多了。否则,只要有水淋到它的身上,它就会本能地全身抖擞,将水大部分“甩”到你的身上来。洗完澡,它就会很听话地全身抖擞,将大部分水甩干净。你只要拿来干毛巾,它就会把头伸过来。它要你赶紧将它脸上的水尽快抹干净。接下来就比较简单了,用电吹风将它身上的毛吹干。这时候你再看,蓬松的毛衬托在它的身上,显得特别有精神。它也很高兴的,不停地在地上撒欢,打滚,还嫌你没有完全给它吹干毛,会突然跳上沙发上来回地蹭着。"小小“,你一大声地警告,它就会极不情愿地从沙发上跳下来,喉咙里不干不净地在”嘀咕“着,以表达它的不满。
       吃过晚饭,我抱着穿了件红色外套的小小,老婆拿着更换一新的做窝的箱子和喝水用的碗,来到同事家里,算是正式移交了。它要在新的环境里生活十天左右的时间。

 

回家的日子(一) - 情也 - 寻常小居——情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