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那曾经的办公室岁月  

2011-05-01 18:14:2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五一节,往常,我是要去办公室值班的。而今天,却用不着待在办公室里。因为,我已经离开了几乎待过20年的办公室了。说我辞职也可以。我曾经十分地留念这个地方,是因为我工作的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而现在,我已经不属于这个这里了。

       记忆中,我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第一年,被领导相中,从车间调往党委宣传部,担任企业报的编辑。从那时起,我就基本上没离开过这里。要说,我与办公室还是有缘的。还在车间的时候,因为经常写广播稿,多次被评为优秀通讯员,常常去办公室领奖送稿件什么的。不过,还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挤进这个地方,并且一坐就是20年。在这20年当中,我做报纸编辑、电视新闻编辑,而后再做主编。想着这辈子就是在这个岗位上可以一直做到退休。哪晓得人算不如天算,曾经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过苦日子、十年文革耽误学业、成家遇上计划生育、提拔要学历的我,没想到临近退休,竟然成了别人砧板上的肉,任其叫价,把自己给卖了。企业改制后,我以自己的能力被留了下来,且一待就是三年。虽然外派了一年多,但我的办公桌依然原封不动地留在那里,就当自己还在一样。如此,我对办公室的感情可以说成“深厚”了。这次从贵州回来后,我去过两次办公室,可以说基本上就是一种姿态了。什么姿态呢?我准备辞职离开湖南宜化了,最后去看看办公室的同事,清理自己办公桌里的东西。我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办公室,离开熟悉的同事。

       由于“文革”耽误了学习,大学的门基本上是进不去了。不过,自己不甘心就这样,依然努力去学,总算是考上了“电大”,而且还是脱产学了三年的汉语言文学。就因为这个“底子”,我被领导相中,离开生产一线,当了一名企业报的编辑。这个编辑一做就是五年,实实在在跟文字打上了交道。这也是我个人能力素质提高最快的几年。印象最深的有这么几个方面。一是每年一次的外出培训,既学到了许多有关报纸编辑的知识,又增长了见识。特别是后来作为主编外出参加中国化工记协年会,几年下来,到过很多的地方。比如:北京、上海、大连、青岛、威海、宜昌、昆明、西昌、南宁、杭州、苏州等地。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二是写新闻,养成了较好的新闻敏感性,思考问题的角度也愈发老练。一些新闻作品获得了化工记协的一二三等奖。这是我比较得意的地方。三是也是因为和文字打交道的原因,时不时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对我搞起了文字狱来。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好笑。当然,后果就是,我的“进步”受到了严重影响,而我的笔头愈发圆滑。曾经,我对“劳模”评论,不光要像老黄牛,更要多学新的知识,改变知识贫乏的状况。没想到,被“有心人”告到了领导那里,说我诋毁劳模。曾经我写了一篇小说,讽刺拍马屁现象,结果,又被“有心人”告到了领导那里,而这位领导居然对号入座,对我大搞文字狱,搞一些人来找我谈话,硬逼着我承认,虽然最后没有得逞。这还是在企业,要是在政府里,那我肯定不晓得要死几回了。说不定就如同“彭水诗案”、“灵宝帖案”一样,脱它几层皮。所以,说起来,我又是幸运的。前两天,人民日报突然发力,刊载了一片相当给力的评论文章,强调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我读着读着,文章中的这段话:一些人在讨论中容不下异见,相互对骂、攻讦,动辄给对方扣上吓人的帽子,用意气之争代替真理追求;一些人对待批评建言,非但不虚心听取,反而搞起了“诽谤定罪”,甚至以权力意志压制不同声音,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经历。“文人”就是这等臭脾气,看到不顺眼的就要讲出来,就要写出来,结果就是以自身付出的沉重代价来为事情画上句号。

        做了五年的报纸编辑,我又接着干了五年电视新闻主编。在这一行,又拓展了自己的空间,提升了素质。而且还颇有上升的势头。然而,我同样遇到了阻碍,有人就不喜欢我的进步,处处设置障碍,处处堵住我的风头。到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改变环境,只好改变自己,主动辞去了这个职务,又回到了报纸编辑部当我的编辑。在国有体制下,我能做的就这些了。接下来的岁月,大多时间就我一个人独撑着门面,将这张报纸一直延续到了企业被卖掉了那一天。一切都成了历史,一切都成了“浮云”。几年的心血变成了一摞废纸。其实,企业被卖掉后,我坚持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老企业的一些资料全都在我的手上,真舍不得丢掉。至今,我仍然保存着老企业报从创刊到被卖掉19年间的合订本。那上面记载着老企业从辉煌到衰败的全过程。至于后来的新企业,虽然留下了这张报纸,但那仅仅是形式上像一张报纸而已,与传统报纸没法比。那上面除了歌功颂德式的文章外,排斥副刊文章,斥之为“无病呻吟”。所以,我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刊载一些用散文形式写的体会和唱赞歌的文章。至于新闻类的文章,几乎没有,所以,这张报纸不管积累多少,充其量,也只能看到企业发展历程的一点点影子。到后来,我都不看了。在贵州也创刊了这样一份报纸,到我走的时候,也就出了六期。我试图加以改变,但很难做到。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

        企业被卖掉后,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随时离开我工作了十多年的办公室。然而,也很“幸运”,新的领导把我留下来了,让我继续担任报纸编辑,编辑出版新的报纸。在办公室,我依然做着相同的工作,但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原来的感觉。虽然把我留下来了,但却不被重用,因为我是返聘员工,身份上就矮了一等。最有意思的是,新公司只跟我签了两年的类似于合同的协议,之后,就连协议也不签了。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文化宣贯上很倚重我,也很尊重我,到后来,竟任命我为文化推进中心的主任,可我却是一个编外人员。因此,我以尴尬的身份在办公室混了三年,最后竟被选中成了外派干部,到其他的子公司去指导文化宣贯工作。新公司是国有控股公司,但实行的却是民营管理方法,人员的使用就看领导的喜好。今天是什么处长,明天可能就什么也不是,甚至把你发配到边缘,让你自生自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既简单又复杂。简单就是管好自己就行了,少管闲事;复杂就是不能免俗,该要怎样还得怎样,不管嘴上如何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办公室的“生态平衡”,很多时候与个人的一举一动密切相关。在整个公司,我算是个“老家伙”了,时时事事都非常注意,既不争名,也不争宠,更不患得患失,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基本适应了办公室的“生态”。这就是我以我的特殊身份立足于公司,立足于办公室的诀窍。

        如今,我离开了工作近20年的办公室,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我外派贵州一年多,也是在办公室。然而,我走了,走得很纠结,还有那么点不舍。现在,我却说不出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注定了我离不开办公室,在新的公司,我又重新找到了属于我的办公桌。只要不出现特殊情况,我想,我会一直工作到真正退休的那一天的。

【原创】那曾经的办公室岁月 - 情也 - 情也小居
看看装模作样的我。这是在贵州宜化的办公室里。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