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揪心的“送礼”  

2011-09-11 11:06:0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事小李站在我办公室的门边,虽是微笑,但却是有些为难地欲言又止。我用眼神看着她,她才轻声说出来,“还是要增加一盒。”我一听,马上笑着答到,“加一盒就加一盒”。然后转头看着秘书处的李处长。“看着你们这么为难,那就加一盒吧。不用请示老总了。”
       ……
       尽管我一边微笑着处理这件事,其实心里一边在苦笑着。今天她们出去“送礼”,明天我也得同样踏上这条充满艰辛的路。——临近中秋节了,一项艰巨的任务摆在了我的面前。根据老总的安排,我们人力资源这块,必须要在节前走访相关职能部门,向他们表示感谢。简单点说,就是“送礼”。礼,月饼也。如今,起源于唐代祝捷的月饼,早已被如今的国人给异化成了一种“礼”的象征,而且越来越“俗”,越来越“庸俗”。可以说,但凡任何一个有社会交往的人,都免不了要跟“送礼”打交道。至于这“送礼”越来越成为一种“负担”,甚至是一种“折磨”,那已经是“见怪不怪”了。我在文章开头写的就是“送礼”中的一个镜头。为了不使这一次的“送礼”“打了水漂”,两天前就在琢磨这个“礼”如何送。临到要出发了,还在那里“想事”,最终不得不“超计划”,要求增加一盒,也就是增加一个“主”。我们这些人,虽然在社会上也算是“混了”几十年,可是,要说对“送礼”这门“学问”懂得多少,几乎谈不上。特别是官场上的“送礼”,更是一窍不通。换了个新单位,又做上了人力资源这块的事,也就免不了要跟政府的一些职能部门打交道。平时难得“表达”,这逢年过节再要是“不懂味”,那就不要“混”了。可是,我这方面的“道行”实在是不值得一提,因此,不要说同事犯怵,其实我自己也犯难。因为“送礼”是一门学问,很多方面在我来说,就是一张白纸。原本“操练”就很少,“规矩”自然不知就里。这就是我给同事鼓劲打气,自己心里“苦笑”的原因。
       要说人情来往,国人自然十分地在行。实在不懂,随大流就是。比如,有人过生日,有人办喜事,你跟着“感觉”走就是,一般不会出错。我这里要说的,是“公家”之间的“送礼”。要说自己完全没有经历过,那也不是事实。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因为工作关系的原因,我就去过省委大院“送礼”,那经历,既不精彩,又不爽快,更多的只有一个感觉,像“做贼”。那时送的礼在现在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也许是因为我没送过大礼厚礼什么的)。也就是五六百块钱,加上一些植物油、土特产什么的。部门领导带着我们办公室三五个人驱车四百多公里,在天色较晚的时候进入省委大院。然后派出“先遣人员”“踩点”——某某领导在几号楼,楼层是多少,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因为临行前,领导之间曾经有过电话联系,但要摸准地方,还真的要先“踩点”。把“点”踩好后,我们把小车停在大楼的下面,然后至少要“休息”十来分钟,然后再派一个人先行上去做最后的“踩点”,一旦条件许可,迅速跑下楼来通知送礼的人。那时可没手机,楼上楼下联系全靠两条腿。我们一行人是分了工的,每人送一个地方。我送的这位领导是分管宣传的。得到“探马”平安的报告,我提着礼物迅速跑上楼去,将礼物放在领导的家门前,然后轻轻摁响门铃,迅即离开。如此再三,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完成任务,顺利地离开了这个大院。类似的经历,有过多次。曾经为了上中央电视台四套收费节目,我跑过省广播电视厅,跑过著名作家的家里。
       后来,随着企业的不景气和最后的改制,我基本上远离了“送礼”这一行。倒也省心。没成想,这到了新的单位,因为工作关系的原因,我又与“送礼”沾上了边。“送礼”的形势大发展,花样层出不穷。由于长时间“远离”的原因,我更加变得木讷,不谙世事。不过,有一点还是晓得的,那就是官员们收礼越来越心安理得,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血口大开。那些什么“纪律”“条例”,基本上就是废纸一张,连“作秀”的资格都谈不上。早几年,还有些部门常常自嘲,说自己这个部门是“清水衙门”,现在,几乎每一个“门”都必须要“打点”,否则,人家就会和你“来真的”。放眼望去,“衙门”难进,营营苟苟,净土在哪?这次送礼,前后跑了七八家“门”。一般办事人员看见我们给他送礼,连声说“谢谢”,搞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而为“官”的,却十分地老练。“某某科长,你出来一下,有个事还要麻烦你一下。”某某科长嘴上说着“你们就是这样的,事情总是做不好。没看着我忙不过来吗?”我们也就顺着他的话“对不起,对不起。”一到僻静处,我们一个人和他搭话,我就顺势从口袋里拿出月饼之外的红包塞到他的口袋里,他呢,一边说着“你们还这么客气”的话,一边却根本没有拒绝的意思。和我一起到市里送礼的还有一个组,他告诉我,他送礼的那边还有更“雷人”的——竟然要问除了他以外,还送给了谁。还说“中秋节还这么客气,记得春节不要忘记了才行”。无语啊。当我们送完全部“礼”后,离开那座大楼时,看见一个女清洁工正蹲在那里仔细地擦拭大门上的玻璃。她一个月的工资最多也就800到1000块钱。想着我刚才送去的厚厚的红包时,心里不晓得是种什么滋味。都是人,差别却如此之大。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是没人给你送礼,心里不平衡。我是个俗人,我不否认这点。可我毕竟是个老百姓,朋友之间收点礼送点礼,没什么关系。可堂堂政府职能部门的人接受礼物,那不是权力的滥用和异化吗?没有“打点”办不成事,谁还会相信政府的“公信力”呢?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好啦,说得够多的了。再说下去,可就讨人嫌了。 不说啦。
       这真是一次“揪心”的送礼啊。 

【原创】揪心的“送礼” - 情也 - 情也小居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