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我和老婆去采茶  

2012-04-16 21:36:1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晓得天天喝的茶是从哪里来的吗?自然,大多数人还是晓得的——茶农种茶、采茶、制茶,然后通过各种销售渠道,就到了你的茶杯里。可是,要问你这采茶是怎么一回事,那就不是每个人能说清楚的了。尽管我们通过一些影视,一些文学描写,看到或者知晓采茶那充满诗情画意的一个个经典的场景,但不亲身参与采茶,还是无法知晓采茶的苦,采茶的乐,采茶的趣。
      这些天,老是阴雨绵绵的,把人憋在家里都憋出病来了,总想着法子要放松一下。一天下班回家,老婆坐在饭桌前,笑吟吟地看着我,似乎还有点神秘。我觉得奇怪,但并没有问她。不过,发现饭桌上放着一杯清茶。我也没在意。过了一会儿,老婆似乎忍不住了,对我说,“你呷点茶撒。”我端起茶杯,看着杯子里那翠绿的茶叶,说:“你这是新鲜茶叶。”“我摘回来的。”原来,是老婆和她的一些朋友,到附近山上采摘回来的茶。我也没多说什么,喝了两小口,感觉有股清香味。我随口说了一句,要是做成真正的茶来就好了。晚上,我去朋友家帮着搞电脑,回来后,老婆又要我喝茶。我说,晚上不能喝茶的,喝多了会睡不着觉的。可老婆一定要我喝。没办法,只好端起茶杯,这才发现,里面的茶叶已经不是白天那种翠绿的新鲜茶叶了,而是经过了炒制后的茶叶。还没喝呢,就闻到了一股香味。除了清香味外,还有种炼制后发散出的香味,浓而不焦,香而未糊。喝一口,满嘴都是这种香味,回味下,甚至还有点甜味。我惊喜地问,“这是你做的?”“当然”,老婆有点得意地说。于是,我装着懂行的样子,小小的抿上一口,然后说几句貌似内行的话,说得老婆高兴得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不过,说实话,这茶确实香。我也不管先前说的,喝多了睡不着觉,一下子喝了两杯。老婆告诉我,她是用高压锅慢慢炒出来的。先是在锅子里炒上几分钟,然后将茶放在手中慢慢揉,然后再放到锅子里去炒。老婆从未做过这事,也许真的是“灵感”再现,竟然能够恰到好处地做出茶来了。“我能干吧?”我喜欢喝茶,可有关茶的典故却一点都不晓得,依稀记得有个“陆羽”和他的“茶经”。还有就是时不时听到有关茶的“文化”,以及如何饮茶。可此时此刻,我想说几句经典一点的话来,满脑子却是空空的,不过,还是被老婆以及她所制的茶所感动。第二天正好是周末,原本打算和老婆一起去山上采茶的。可不巧,公司临时有事,我不得不赶去公司。等我忙完事情,下午基本空闲了。于是,我赶紧赶回家,硬是将老婆拽出了家门,要和她一起去采茶。(我只能悄悄地告诉你,好长时间没有陪老婆出去走走了,这可是难得的表现机会。再说,采茶不过是个借口,还是为了去散散心。)
       没别的,就是去山上采茶。住在这里已经三十多年了,早就晓得附近的山上有茶园。可现在,大多数人外出打工,加上分田单干,原来生产队里的茶园基本上荒废了。虽然时不时爬爬山,可总也没想到过要去采茶。家里每年喝的茶,基本上是去商店买回来的。如今,老婆退休了,她那一帮子姐妹们除了健身,没事就想着法子找事做。这采茶也就是这样兴起来的。出了家门没多久,天上就飘起了小雨,但我们仍然往山上走去。一路上,我和老婆聊着家常,聊着采茶,心情特别放松。我们这里地处湘中,又紧挨着资江的中段,山上的植被很好。走了不到五里路,就到了有茶的地方。说起来,原来一些茶园虽然荒废了,可也或多或少留下来了一些“幸存者”,它们在荆棘丛中,在杂草丛中,顽强地生存着。不过,说是“幸存者”,其实大多是野生茶树。早些年,这个时侯,还能看到一些农村妇女拿着自制的茶到市场来卖上几个钱,现在,不晓得是人懒了,还是富裕了,这些辛苦钱,已经没什么人要了。倒是一些企业的退休职工,抱着好玩的想法,到了这个时候,就开始邀伴,到山上来采茶。清明后,谷雨前,是最好的采茶的时段。这时候的茶树开始冒出新芽,嫩绿而又爽眼。特别是只有两到三叶的时候,采摘起来都能感觉到青翠欲滴。采摘的时候,食指和拇指要相互配合,掐住嫩芽的枝干部分,稍稍一用力,牙尖就落到了手里。如果没掐到好处,就有可能将嫩叶掐落。我可是第一次采摘茶叶,粗大的手指尖,在牙尖上哪怕是轻轻一掐,都有可能将牙尖掐碎,嫩叶从指间飘儿落地。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看老婆,却熟练多了,不一会儿,就采摘了一捧。慢工出细活,这如同钓鱼一样,需要耐心和细心,更需要爱心。采摘时,仿佛在和嫩芽细语,请它原谅我对它的伤害。细雨绵绵,叶尖上的水滴不时落到手上,感觉清凉清凉的。掐过牙尖的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一闻,就有股清香味沁入心间。我想,这个时侯就是最轻松,最惬意的时候。我们采摘的毕竟是一些无人打理的野生茶树,任其自生自灭,也就不要想这里东一丛西一块,能够像茶园里的茶树那样方便采摘了。好摘的时候,我和老婆就分开采摘,不好摘的时候,就由我将茶树枝从荆棘丛中拉出来,由老婆来采摘。嫩芽确实惹人爱。它能够在荆棘丛中生存下来已属不易,还能生出这些嫩绿的生命,我不得不赞叹生命的顽强和伟大。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们采摘了大约有三四两茶叶,两个人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至于后来的制茶,我就不参与了。我还有另外的收获,那就是我带着相机一起去了,拍了几张嫩芽的照片。回到家里后,老婆将茶叶冲洗了一下,然后晾在了盆子里。看着这些嫩叶,就有股子冲动,于是,端起相机又拍了几张片子。
       真正知道茶,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去厦门大学参加新闻培训,在那里第一次接触到了“茶文化”——什么是铁观音,什么是功夫茶。特别是喝功夫茶,小茶馆里的老板,极有耐心地教着我。至今,记忆犹新。然后,想到了湖南这边的君山茶,杭州的龙井茶。不过,从来没有认真地读过,或者学习过有关茶的知识和相关的文化。所以,“茶”对我来说,勉强够个小学低年级的水平。汗颜。
       写到这里,总觉得差点什么味。原来是没有回味,没有喝完茶后,那久久留在口中的那股子“余香”。怎么办?既然早就晓得陆羽,那就找一首陆羽的诗作为结束吧。陆羽诗作传世不多,惟有《六羡歌》最为有名: 六羡歌:不羡黄金罍(lei),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其实是说陆羽不羡慕荣华富贵,念念不忘的是故乡的西江水。人生即浮云,还是惬意一点好。

【原创】我和老婆去采茶 - 情也 - 情也小居
 
【原创】我和老婆去采茶 - 情也 - 情也小居
 
【原创】我和老婆去采茶 - 情也 - 情也小居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