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童年二三事  

2012-06-03 09:56:0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童年从身边滑过去后,对“六一儿童节”就没那么关注了。不过,每逢这个节日的到来,我会时不时地回忆起自己童年的那些事。应该讲,我的整个童年是幸福的,但总有那么点苦涩的味道。在我的脑海里,能够记起的“童年时光”,最早可达到三岁四岁。那时,每逢爸爸下班回来,我总是在楼下等着爸爸。当爸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会在爸爸有意装出的“追逐”下,“吓得”赶紧跑上楼去,边跑边“格格”笑个不停。可也在半夜的朦胧中,依稀看见妈妈坐在床边轻轻地哭泣,而有点不知所措。童年的时光真的很难忘,却在不经意中,轻轻地滑过去了。现在,“六一儿童节”又来到了我的跟前,大家相互“祝贺”节日快乐,开心的笑声中,都在讲起自己童年的最有趣的故事。小外孙因为要参加“庆六一”节目汇演,竟然睡不好觉,早上五点来钟就起来,然后把电话打到了我们这里。他这是要和我们分享他快乐啊。看看现在的孩子,如此地懂事,那么,曾经童年的我呢?还别说,要是当做故事讲起来,还真的有些吸引力呢。写出来,也许就是一种回忆,一种“发现”。更是一种对人生的思考。
       幼儿园的“战火洗礼” 我是最不喜欢上幼儿园的,因为那样就要和妹妹分开,一个星期才能见到爸爸妈妈。另一个原因,就是小小年纪,就要面对一个又一个带着恶意的“白眼”。我们家那时候是在省城,爸爸因为在卫生厅工作,所以,我上的幼儿园是省干第一幼儿园。印象中,这是省城最好的幼儿园。小朋友特别多,阿姨很亲切。由于前面的原因,我总喜欢一个人站在门口,看着外面,期待着爸爸,或者妈妈突然出现,把我接回家去。每到这个时候,阿姨总会出现在我的身边,轻轻摸着我的头,拉着我的小手,把我带回到房间里去,带到小朋友中间去。记得有一个周末,下着雨,好多小朋友都被他们的爸爸、妈妈接走了,仅剩下三五个小朋友坐在小桌子边,在玩积木。我是早早就站在教室的门口,看着天上那不断飘下来的雨,小眼睛不停地眨着。阿姨走过来问我,不停地眨眼睛干什么。我说,天上在闪电,打完雷,雨就下完了,爸爸就会来接我了。阿姨笑了。
       快到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单位自己办起了幼儿园,我就从省干第一幼儿园转了过来。转过来后,“噩梦”开始了。因为爸爸的所谓“历史问题”,曾被打成右派。于是,这幼儿园竟然成了某些人的肆掠场所。说起来真的没人相信。五十年代末的时候,那种“血统论”的阴魂就在那作祟。按说,五六岁的孩子,什么也不懂的。可自打我到了幼儿园后,就有大一点的孩子冲着我,喊我爸爸的名字,(这对我来讲,是很大的一种侮辱。)说我爸爸是“右派分子”。显然,这是大人所为。是那些所谓的根红苗正的干部子弟被当做了“枪”在使。现在的人根本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可那时候,我就得承受着这一切。所以,我愈发讨厌幼儿园。到了十年“文革”的时候,这种歧视达到了顶峰,让我的心灵过早地接受了“摧残”,这是后话。
       我为什么要强调说成是“战火的洗礼”,就是基于这让人难以理解的荒唐的现象,以及对我小小年纪如何会有这么深的印象而必须要这么去写,否则,不足以表达我内心至今也无法原谅的在我身上的“造孽”。
       课外的“兴趣广泛” 我是像逃跑一样离开幼儿园的。六岁多一点,我听说可以上学了,便闹着要离开幼儿园。那时的我,心里很害怕,不敢面对那些大一点的孩子,甚至走路都绕着走。现在有这个机会离开幼儿园了,我为什么不呢?要说我那时还不懂事,可这点却很清楚。只是没想到,从1960年开始,国家开始实行九年一贯制教育,我所在的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全都提前进了学校。我身边依然有那些孩子的身影。只是学校到底大多了,又没有完全在一个班里,所以,阴霾逐渐淡了许多。
       我那时最喜欢上的课就是语文课,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是如此。只是奇怪,我的作文成绩很差,基本上都是在及格线上徘徊。还有一个课,就是音乐课,倒不是我喜欢唱歌,而是喜欢音乐老师上完课后,在剩下的时间里给我们讲故事。至于数学课,呵呵,我没有讲错,我拿到的就是数学书,我清楚地记得,那上面有后来初中数学课本上出现的XY之类的字母。后来不晓得什么原因,这个课本用了两年多时间。因为太难,我很不喜欢上数学课。小时候,我发育迟,个子不高,但几乎都是坐在倒数一二排的位置上,这就给了我“可乘之机”。大约是从三年级起,我爱上了课外活动,首要的就是养蚕。也不晓得从哪弄来的蚕种,包上一小块布,学着放在贴身的衣服里面,去孵化蚕宝宝。蚕宝宝出来后,像是黑蚂蚁一样,在那慢慢地蠕动。我就忙不迭地用小毛笔将它们一个个刷到火柴盒子里。我坐在教室的后面,是很方便做这些事的。一下课,我就把蚕宝宝分给同学们。那时,谁有蚕宝宝,谁就最有人缘了。养蚕是很辛苦的,需要每天去采摘桑叶。那时,学校周围没几颗桑树,大家都去摘,桑树叶被摘得精光。所以,蚕宝宝常常饿肚子,我就用家里买回来的莴笋叶来代替。看着蚕宝宝一天天长大,尤其是蜕皮的时候,真让我高兴得不得了。蚕宝宝全身发亮了,那就是要吐丝了。我要么将蚕宝宝放到盒子里,让它结茧,要么将它放到桌子上,让它在纸上吐丝。这样,能够看到它是如何变成蛹的,又是如何变成蚕蛾的,更能看到它产卵。还别说,我从中获得了不少养蚕的知识,也获得了不少的乐趣。
       当然,我的兴趣不仅是养蚕。我还养过不少小动物,比如,前后养过不下五只猫,养过长毛兔,养过荷兰猪,鸡鸭还不算。手工制作,和同学一起做过航模,自己做过小秤。最喜欢的还是做矿石收音机。我的床边,很多年都摆放着一台自己做的收音机。从矿石收音机,到二极管收音机,再到三极管收音机。很可惜,这一切都没能继续下去,因为1966年的那个初夏时节,我和许多许多的人,都被卷入到了一场大运动之中。我竟然跟随着大人上街撒起传单来……没几天,我便划入“黑五类”的行列,“享受”着爸爸被挂牌游街,遭到无数大字报批判的“独特教育”,再也没有心思去搞课外活动了。
       过早的“上山下乡” 我在这里说的“上山下乡”,不是后来意义上的“上山下乡”,而是我很小的时候回乡下。我的老家就在韶山。在这里,父亲曾经做过地下工作、打过游击。父亲告诉过我,说我还没满一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带我回乡下,去见我的娭毑,也就是父亲的母亲。那时候,娭毑的眼睛已经很不好了,只能用手摸我的小脸。这应该算是回老家吧。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后来成年了,去过韶山几次,但一直没有去过“老家”。我这里着重要说的“上山下乡”,主要还是讲去姑妈家。那时,姑妈一直在宁乡的乡下教书,很少来长沙。于是,父亲就带我们过去。印象中,第一次去姑妈家,是在1962年。那时候,形势比较紧张,蒋介石喊着要反攻大陆,爸爸便把我们送到了乡下姑妈家中。其实,那正是过苦日子的时候。我和妹妹的到来,给姑妈家一下子增加了两张嘴。那时候,姑妈家也不宽裕,虽然还能吃上干饭,但稀饭和红薯每天都少不了。即便如此,姑妈总还是保证我们兄妹俩能够吃饱。我不大喜欢跟农村孩子玩。因为他们总是笑我们,学我们讲话,怪怪的。但我很喜欢去看农民种地、养猪等。城里的孩子对农村的一切都很新鲜,农村孩子见了便常常指着禾苗问我,“这些是韭菜还是禾苗?”。甚至有些老师也故意问,“你们城里人怎么种粮食的,是种在石板上吗?”我很难得回答上来。姑妈家就住在她教书的那所学校里,农村学校没那么多假,所以,我每次去的时候,他们还在上课。这样,我就能见到姑妈是怎么上课的。正是学汉语拼音,有一次,我站在教室外面听,硬是被姑妈和学生的教与学逗得直不起腰来。那天,正好是教生字“毛”。姑妈在上面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教学生拼音,“m-ao-mao-毛”,下面的学生这样学着,“m-ao-miao-妙”,数十次反复,硬是没有改过来。虽然我的长沙口音普通话也不标准,但也不至于错成另外一个字啊。所以,课后,我跟姑妈说,教了一堂课,也没学会一个字。姑妈就轻轻拍着我的头说,“我亚侄多聪明啊。”
      大家都去搞运动了,学校也停了课。我在家里无所事事,所以,爸爸就对我说,你去乡下吧。于是,我就一个人跑去乡下了。最有意思的是,从这次开始,后来几次去姑妈家,每次去,姑妈总是换了学校。下了车后,我总是要不停地一路问过去。下车后到姑妈家实际上也就十多里路,可我总是花大半天时间才能找到姑妈家。有一次还迷了路,竟然就在姑妈所在学校的旁边转了好大一圈,直到天黑了才找到姑妈家。那时候又不像现在一样有手机可以联系,姑妈搞不清我到了哪里,我也不晓得走到了什么地方。所以,当我走进姑妈家时,姑妈一下子抱住了我,“可怜我的亚侄。”

       童年的事情有很多,都在“仓库”里储存着。其实啊,这些事太小了,小到稍不注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哪怕你储存得很好,也有可能遇到“坏道”而取不出来。人不能够沉浸在回忆中,但也不能没有回忆。人这一辈子啊,除了自己,没人能够还原你的过去。也许某一天,所有的都结束了。当你的后人偶尔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也许会在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我的前辈们难道是这样度过童年的吗?太不可思议了。”
      是的,不可思议的童年,就是快乐和痛苦交织在一起的童年。这一切,不要再发生在我们的后代身上。不要。那我的这些“博客”也就有了那么点积极意义了。(别当真,我在说笑话呢。)

                                                                                                                                                                                                      

【原创】童年二三事 - 情也 - 情也小居
不用猜,这就是我和母亲。小样还可以吧。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