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还记得“躲进小楼成一统”吗?  

2013-09-29 14:33:2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当年鲁迅先生面对无端的“千夫指”,自嘲般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一种无奈跃然纸上,同时,一种愤懑也溢于言表。从中学起,我就爱读鲁迅先生的文章,也对他的那种绝傲欣赏有加。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看到了我的周围充满着欢乐、喜庆和幸福,也看到了丑恶、谎言和黑白颠倒。心中的问号,并没有随着“灌输”有所改变,反而越来越变得硕大无比。整个社会充满了“矛盾”,让我无法辨清是是非非。特别是父亲蒙冤受屈,我真的很难相信什么才是真的假的、对的错的。当我可以用笔写出我的感受时,我的内心其实非常向往那种“红色的”景象,向往理想中的“桃花源”。小学时,因为父亲的问题,我不能和我的同龄人一起戴上红领巾,我想着是自己还存在不少的缺点。中学时,我还是因为父亲的问题不能加入共青团,我想着自己离这个标准差得太远。因为那时候老师教的、歌声中唱的、父母教的,全都是要求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热爱党、热爱国家、热爱人民。事实上,我从小到大,就一直生活在阴影里,这个阴影是我父亲带给我的,更是社会强加的。虽然后来我戴上了红领巾,加入共青团,担任了团支部书记,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的“血统论”,仍然让我抬不起头来,性格也越来越内向。凭什么父辈的所谓“过错”,一定要他的后代来承担?这是一套什么样的“理论”?这又是哪家的“王法”?于是,我变得非常小心翼翼,变得非常敏感,当然,也变得非常苟且。周围人那种轻蔑的眼神,那种趾高气扬的神态,那种所谓根红苗正的凛然正气,直将我打压得踹不过气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是不敢乱说乱动的。
    后来,随着形势的逐步好转,说话的环境宽松了许多,“骂娘”的话也敢说了,而且,说的人也越来越多。也许,就因为环境的变化,我开始小心地打量我周围的一切。这才发现,充斥着套话、假话、空话、废话的社会,依然在循着原来的轨迹向前走着,但毕竟捆在人身上的链子已经开始松弛,百家争言在一定条件下,一定范围内变得活跃起来。许多的问题也不再那么神秘,也可以评论评论了。加入党组织时,党章上规定要对党忠诚。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已经是一家企业的企业报编辑了。曾经写过关于劳模的一篇文章,意思是,我们的劳模应该适应改革开放新的形势需要,增强自身素质,而不是仍然靠“卖苦力”来获得荣誉。没曾想,竟然受到了某些人上纲上线的批评,说我污蔑劳模。好在大的环境已经宽松,我的观点并没有错,所以,这场“文字狱”没有形成。但却给了我一个警醒。看来,要想好好表达自己的观点,特别是对于国家大事,恐怕还只能跟着“通稿”走,否则,还是会被从黑地里打出来的莫名的棍棒给伤了。人们甚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思维,只能说好的,不能说坏的。90年代中期,企业召开职代会,会上讨论一项住房改革的方案,遭到否决。我写新闻稿时,写上了反对票的数字,被同事批评了好几天。这就是大家知道的事情,能说,竟然不能写?真让我感到奇怪。提意见,还能把企业搞垮不成?真是匪夷所思。不能提意见,就只能唱赞歌。这也好,那也好,最后,厂子竟然给卖了。谁的过错?到处莺歌燕舞,却原来背地里勾当。小人物只不过嘴上说了“几句实际的话”,难得有那些变卖国有资产、中饱私囊人那样的“破坏力”。
     曾记得几年前,有位官员说过,要让人民讲真话。我以为这是党在新的形势下的一种“觉醒”。可是,要真正做到“让人民讲真话”谈何容易。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等一些新型工具和手段的兴起,老百姓说话获得了空前的“权力”。那种“封锁”的固有思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2003年一场“非典”的突袭,既考验了我们的公共应急体制,也考验了我们原来的那套思维模式,隐瞒还是公开,甚至比“非典”本身更加充满“危机”。老百姓的知情权,在这次的“危机”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满足。其实,从结果来看,公开了异情,并没有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不安,也没有给党的执政带来冲击,反而激起了全民“战非典”的勇气。何如我们一定要在危机到来时候,才会想到舆情的公开,才会去满足老百姓的知情权?说到底,这是一种“特权”在起作用。看看我们周围的一些国家,对外封锁,对内禁言,结果呢?要么万马齐喑,要么分崩离析,受苦的还是老百姓。我们怎么就这么怕别人说话呢?不错,对于谣言的制造者,有一个打一个,有一双关一双,绝不能留情。但对于那些逆耳的忠言,我们是不是要以更宽广的胸怀来对待呢?也许某些话可能“过头了”点(其实,真的没有绝对的标准。但千万不要在“政治上”无限上纲上线。),但其出发点只要是为了社会的更加公正,就应该允许,而不是采取“过滤”的手段加以阻止。言论自由是相对的,但也应该是宽容的。否则,我便只能“躲进小楼成一统”了。

【原创】还记得“躲进小楼成一统”吗? - 情也 - 情也小居

高速来源于畅通无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