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夜朦胧(小说)  

2014-01-24 21:57: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伴随着休闲的人群,两个身影漫步在江桥上。他们时而轻言交谈,时而相视而笑;时而讲着有趣的事情,时而探讨着人生的喜怒哀乐。看着他们,你一定觉得这就是一对夫妻,或者是一对情侣。因为他们显得那么亲密,那么轻松愉快。两个身影时而分开,又时而靠拢,全然没有那份生疏。只不过,两个身影中的一个,似乎有意想与另一个靠的更近,挨得更紧一些。可实际上,这两个身影之间的关系十分简单,就是同事关系。严格地讲,两个身影曾经是同事。可为什么会给人一种“亲密”的感觉呢?说实话,这种给人“亲密”的感觉,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不是简单几句话可以说清来龙去脉的。但有一点,这两个身影之间的界限还是分分明明的。

两个身影从相识到现在,已经有将近三年的时间了,曾经在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办公室工作过。两个身影的年龄差距虽然有点大,但却并不妨碍两个身影之间的交流,以致后来慢慢地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后来,其中的她被调整工作,虽然不在一个办公室了,可两个身影的关系依然那么融洽。他们曾在一起吃饭,常常利用午休时间在一起打羽毛球,也曾在一起探讨工作中的问题。相互之间逐渐有了共识,有了某种程度的信任。隐隐约约,两个身影心中都对对方产生了一种有别于相恋的人的好感。这两个身影都有各自的家庭,都有对家庭的一份责任。可这两个身影却很愿意走近,虽然都不曾表达出来,却每每在一起,就有一种愉悦,有一种依赖感。然而,这两个身影都循着各自独立的轨迹向前运动着,虽有靠近,却始终平行。

2014年刚过,因为企业经营困难,用各种理由裁员,两个身影中的他,像中了头彩一样,被列为了精简对象。巧的是,工作移交的对象竟然就是两个身影中的她。于是,简单的移交变得有些恍惚,不舍的情绪在蔓延。然而,随着他离开的时间日益临近,移交变得有些“缠绵”。交代了又交代,嘱托了又嘱托。一个身影说,反正你是我的依赖,只要有不懂得地方,我就要来找你,就要来麻烦你,你还不能拒绝我。要离开的身影说,我这是欠了你的,该还就还吧。工作移交还是顺利的,虽然接手的这个情绪有些波动,甚至还掉了眼泪。她甚至还提出来,要求他留下来。这如何可能?即便是单位领导改变主意,他也不会留下来了。毕竟,人还是要有尊严的。他选择了2013年的最后一天,与最要好的同事在一起吃了一个中餐,又最后在单位与她打了一会儿羽毛球,然后与大家合影留念后,便骑上他的那台红白相间的山地车,头也不回地走了。尽管他知道,她还在那里纠结,情绪还在那里波动。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离开原单位仅仅几天,便又在市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两个身影相遇的机会一下子增加了不少。主要就是他在的时候创办的企业报,领导依然要她接手办下去。这有些为难她了。因为,她根本就是个外行,从来没有接触过新闻,更没接触过企业报。属于赶鸭子上架。于是,新年第一期报纸在一拖再拖后,终于交到了印刷厂进行排版。他不放心,也出于帮她一把的想法,到了印刷厂去帮着看大样。两个身影就这样,在分开20天后,再次相遇了。就像久违的朋友一样,他们显得很兴奋,她甚至显得有些亲热。在完成报纸的基本校对后,他和她在一家小店共进晚餐。原本是两个身影最合适的聊天机会,却因为店子老板也是他们的同事,被邀来一起喝酒,便胡乱聊了一阵。走出小店,外面早已是灯光一片。她在市区,他在离市区较远的镇上。于是,他提出来先送她回家,她同意了。就这样,两个身影便出现在了过江的大桥上。

慢慢移动脚步,轻轻聊着感兴趣的话题。两个身影在灯光时而分开,时而靠拢,偶尔也靠得紧一点。两个身影没有生疏感,似乎多了一份亲切。他们不是夫妻,却有点像夫妻散步。他们不是情侣,却有情侣间那种依恋。大桥上的灯光有些发黄,虽然连续多日气温偏高,但江面上的风,依然在漫过桥面时,留下了寒冷。身影中的一个很想挽住另一个身影的手,却始终在脑子里踯躅。冬日里的漫步,没有太多的浪漫,却在两个身影中弥漫着一种带有某种颜色的暧昧,抑或是某种颜色的暗示?外人是看不出来的,即便是两个身影,也可能只是在有意无意中有些感觉,甚至就是一种闪念。总之,两个身影都有基于对对方的某种依赖。下了桥,两个身影很默契地转到了一条岔路上。其实,他并没有去过她家,但好几次路过,便记住地方。因此,转向很自然。虽然是走得很慢,可她的家还是很快就到了。在一处长坡前,他说,就到这里吧,我不上去了。她轻声说,走咧,陪我再走一截喽。也许吧,看着等车的时间还早,于是,两个身影以更慢的步子往坡上她的家走去。很快,就到了楼下。他再次说,好啦,你回家吧,这里已经安全了。我也该去等车回家了。他把“回家”说得有些重。她有点不舍,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呢喃了几句,说出来这样一句话,要不你上去坐坐,时间还早。阴影里,她的眼睛在说话。他感觉到了。但是,他的脑子里此刻就有一个念头在顽强地控制着他操纵着他,他说,我走了,便转身要离去。她似乎不急,慢慢地说,那我送你下去。“干嘛呀,不要搞得这么不依不舍的嘛。”阴影里的身影只有一个轮廓,并没有回应他的话。他还是往前走去。“你走那么快干嘛?”声音不大,却很坚决。他听到后停了下来,等着她。“我们去打打球好吗?”纯粹是没话找话,都快8点了,上哪去打球?又走了进灯光的阴影里。他似乎有种冲动,两只手很想去拥抱一下她。结果,只是在她的肩膀上稍稍用力地拍了拍,捏了捏。“回去吧。”她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一个挎包,一个快递包裹,限制了她的表达。也许,这样的氛围下,两个身影真的有可能相拥在一起。就这样,走走停停,两个身影又走到了最初停下来的地方。她说,时间还早,你一个人去那等车,风大很冷的。他说,没事,不会等很久的。两个身影靠得很近。他仍然有股冲动在那,却被克制着。就是这么站着吗?他似乎也不想就此离开。可是,那份克制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他的内心都在生生地疼。两个身影的眼光在强烈地交流着,他的脚步很重,却在原地不停地动着。是离开,还是就这样站着?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一点,如果他哪怕有半点动摇,他一定会按照她的意思去做什么的。

他还是坚决地转身离开了,以至于她在身后说了几句什么,也没有听清楚。走到了等车的地方,还有点时间。寒风直往他脖子里钻,怎么就感到特别冰凉。原来是刚才竟出了一身汗,这寒风一吹,还打了一个寒颤。看时间,车快来了,他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是四句诗:夜灯初上江桥虹,慢步轻移聊意浓。似有相送非客套,瓜子花生香茶中。她没有回复这四句诗,而是询问他等车的情况。“车来了吗?”“还没。”“不会开走了吧?”“怎么可能。胃还疼吗?”“真要走了,你就来陪我。”“哈哈,马上就到。”……

车终于来了。坐在车上,他还在看刚才的短信。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不知道这是否应该。

注定这是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也是没有结果的相处。灯光可以作证,那份“克制”也可以作证。即便是现在写下的这段文字,更是可以作证。两个身影只能回归各自的家庭,哪怕丁点的“企图”,都只能像电脑里的杀毒软件隔离病毒一样,把它关在隔离箱中单独运行。

到家了,他打开门,说了一句,“老太婆,我回来啦。”

“今天我炖了当归老鸭,你要不要尝尝?”

“真的,好想吃哦。”

……

【原创】夜朦胧(小说) - 情也 - 情也居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