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情也居

——记下的是生活,思考的是人生。

 
 
 

日志

 
 

【原创】安静的资氮  

2016-08-10 19:33:46|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静的资氮”——这不是我突然的自我感觉,也不是因为作文而冥思苦想出来的题目。自从湖南宜化停产以来,我每天都要朝那边眺望几眼,而更多时候,则是在心里不停地“幻觉”和“幻想”。我是1975年6月5日下午从长沙来到资氮的,那时,资氮正在大规模建设,并要在这年底投产。工地上热闹非凡,这是那个年代所独有的景象。6月20日,我正式成为资氮的一名职工。从那时起,在我的印象中,资氮就一直很“热闹”,从来没有安静过。而如今,作为退休职工的一员,虽然离开资氮有几年了,但心中资氮依然是那个“热闹”的资氮。真的不相信这么大一个企业,说停产就停产。一夜之间静寂无声,就像不存在一样。

       因为企业改制,好端端的一个企业拱手让人折腾。其实啊,在资氮的前半生的时间里,资氮人还是克服诸多困难,为企业的发展付出了很多辛勤的汗水。只可惜,资氮的后半生,伴随着制度极不健全的国企改革,自己也在折腾自己。几年时间里,我们从企业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衰败的端倪。我进厂的第23年,“湖南省资江氮肥厂”改为了“湖南大乘资氮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没过几年安生日子,又改为“金洋集团金信化工有限责任公司”,最后那个“金洋集团”莫名地失踪,企业又成为了“湖南金信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说实在的,企业职工一直怀着良好的愿望看待着这一切。毕竟,国企改革,如此一顶冠冕堂皇的帽子,是由“国家”一手操办给企业带上的,还能把企业搞死不成?可历史不是妓女,谁都可以强奸。作为逐渐被社会边缘化的下岗职工和退休职工,他所经历的这场“改革”究竟给自己带来了什么,不是所谓的专家学者几句高深莫测的学术语言所能美化的,也不是官员正襟危坐下那些废话连篇的“官话”所能掩盖的。
       我们知道,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企业动工新建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建设者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他们风餐露宿,干部职工不分彼此,在冷水江市禾青镇的大乘山脚下,用自己的双手将蓝图变成了现实。那些年,“革命”超过一切的形势下,建设者们庆幸有这么一块相对风平浪静的热土可供自己播撒汗水,一批又一批未来操控机器设备的职工,他们也庆幸组织上的关怀外出培训。几十年后,他们应该是最感慨万千的第一批资氮人。
       我们知道,资氮化工试车那段日子里,不仅仅是建设者,就是我们这批资氮历史上最大的一批新工,在1975年的下半年里也很兴奋地投入到了试车投产中。要么跟着兄弟单位派来协助开车的师傅在岗位上夜以继日,要么参与义务劳动白天黑夜坚守在工地上清洗瓷环,清理场地。1975年12月26日这天,化工试车成功,生产出了合格的氨水,并转入轻负荷生产。此刻,大家心里明白,在“革命口号”驱使下,当时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有严重的“后遗症”。电力供应不足,设备质量问题多,管理生疏,以至于投产成功了,氨水库拉取氨水的汽车排起了长龙,我们却不能正常生产,但这并不影响建设者和第一代资氮人的自豪。
        我们知道,在资氮发展的前20多年里,资氮人一直是在兢兢业业地守着我们这块赖以生存土地。许多建设者先后转为了“资氮人”,许多人告别城市生活来到这山沟沟里,更多的年轻人在这里扎根,恋爱、结婚、生子,将自己的青春,一天一天地默默地贡献了出来。从投产的跌跌撞撞,到“018”工程的上马,再到“115”扩建工程顺利完工,资氮人将“资氮”当成了自己的儿女精心培育,终于成为了全省的标杆企业,还在娄底地区党委文件上喊出了“向资氮学习”的口号。
       我们知道,处在山沟沟里的资氮,从一开始就步履艰难。吃粮要去十几里外的沙塘湾肩扛手提回来,吃菜要从当地村民手里“争”来,吃水要用明矾来净水河水。至于吃鱼吃肉吃蛋,那还真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味道。我体会过早晨4点来钟到肉食站排队买肉,也体会过从粮站搬回红薯杂粮。然而,在资氮人的努力下,这些困难最终被克服。我们有了很完备的物资采购系统和副食生产系统。那些年,分鱼分肉分鸡蛋是高兴的日子。1982年当周边依然还在用着藕煤烧火做饭的时候,我们就用上了生活煤气。如果这还称不上安居乐业,那也不会出现找对象要找资氮人,进厂要进资氮厂的景象。我深深地记得,在一次市里的大合唱比赛上,领导的一句话,“资氮人就是穿短裤子也比你们强”,虽然有些俗气地霸气,但资氮人的骄傲那还真不是吹的。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资氮的太极气功队又在全市太极气功比赛中夺得了4枚金牌中的3枚金牌。市里其他队伍的人说,为什么资氮的总是要比我们好。其实啊,这就是几十年来资氮人积累下来的那种团队精神依然还在发挥作用。这是“别的队伍”所不可比拟的。尽管这些退休职工不会像我这样表述,但潜移默化一辈子,骨子里有了“资氮人“的印迹,想改也改不了了。
       我们知道,资氮每年总有几次“热闹”的场面。文艺演出、球类比赛、健身运动就不用说了,年度大修可以说是资氮人精神面貌最集中的展示。一声令下,化工安全停车交出,各路人马立刻开赴现场,对管道、设备进行一次彻底的大修。后勤将各类工棚搭建在道路两旁,物资供应、热饭热菜、茶水冰饮,甚至还有小卖部供应日常生活用品。广播喇叭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大修动态新闻播出,青年突击队活跃在瓷环清洗、水沟清理、垃圾搬运的场地,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全都扑在现场解决问题。我们不能否认,企业确实存在许多问题,有的还很让人诟病。但干部职工同在一条船上,基本不存在“开倒车”的现象。历史一晃眼就过去了,但少数留下来的影像资料为我们保存了部分历史,这是很珍贵的历史。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有说不完道不明的留恋。
      我们还知道,企业最终陷入折腾的境地,除了大环境的影响外,我们自己战略眼光的缺乏和被利益的牵扯,也让我们越来越只顾及眼前利益,只顾及个人利益。于是,在“革命的名义下”,私欲被华丽包装,资产被私欲绑架,职工被资产清算,华丽包装下的丑陋和丑恶,给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带来了谁也不愿看见的厄运。于是,又是在“革命的名义下”,企业被拍卖,职工被出卖,一夜之间,数千职工沦为下岗工人,昔日“主人翁”被彻底边缘化和漠视化。数十年的努力一夜之间打了水漂,不再有人认同,也不再有人提起。恍惚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一晃9年过去了,昔日熟悉的“声音”终于烟消云散。那个曾经晨曦中的壮美,晚霞中的剪影,如今显得有些凄凉和衰败。这还是曾经的资氮吗?当然不是。曾经那样折腾也没停过产的企业,转手热闹了几年,竟然停产了。理由千千万万,但在这里工作的曾经不少的资氮人,又再一次需要背井离乡去打工却是不争的事实。高大的烟囱不冒烟了,数百台设备不再运转了,那不时传出来的驰放气声音也听不见了……总之,全都安静了下来。走在社区的路上,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的身边还有一家曾经红火过的企业。我们不能断定企业就这样沉沦下去,但它带给我们的影响却是长远的。
       真的好安静。不论是煤老板和供应商黑底白字讨要欠款的横幅标语,还是宜化员工所谓“告同胞书”,都无法与资本抗衡而归于平静。倒是社区,被改制生生割裂的原来资氮生活区,从宠儿的位置上跌落下来,原来所拥有的一切全部归零外,还时不时地受人摆布。用了几十年的生活煤气,人家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想给多长时间就给多长时间,根本不管你是否能把饭菜煮熟。当地政府不停地开会,不停地发会议纪要,却无法改变这一切。资氮人也确实“老了”,不再有改制当年那番激情四溢了。于是,你说改水改电,我就改水改电,你说改气,我就等着你画饼成真。不是说要共享改革带来的红利吗?在哪?倒也有,不再和停产企业有牵连,我们脖子上的绳子又少了一根。这是好事!可退休金没增加多少,这水电气真金白银地付出却是要翻好几番哦。
       在我眼里,这个没了生气的企业,既熟悉又陌生。我时常恍惚那曾经的热闹的场面在我眼前重现,也时常回忆似乎是一眨眼过去了的岁月。如果说,资氮人几十年的付出好像没有发生过,那是不客观的,一如睁眼说瞎话。可要说资氮人曾经的付出在哪,我又如何回答?如果说,资氮人作为一段历史不会被忘记,那也是不客观的,一如自欺欺人。可要说资氮的历史在哪,我又如何找寻?尘封的档案在地下室散发着刺鼻的的霉味,散落在职工手中的影像和铅字日渐模糊,许多资氮人就在时间无情地流逝中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后代不经意间说出“资氮”两个字,得到的会不会是混杂着疑问的诧异的目光呢?
       确实安静了,曾经的资氮。不要沉沦下去,曾经的资氮人。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